被动指数型基金收益能超过跟踪指数吗?

看了约翰博格的多本书,他从理论上论证了:长期来看,被动指数型基金的收益是无法超过其跟踪指数本身的收益的,因为被动指数型基金有成本,包括管理费用、托管费用、销售服务费用、交易费用、其他费用、以及申购赎回费用等;而跟踪指数本身无成本。所以,简单来说:被动指数型基金收益率 = 跟踪指数收益率 – 各项成本率。

实践中,在一定时间段内,会出现被动指数型基金收益超过跟踪指数的现象,原因当然是多种多样的,比如部分现金进行择时交易取得了超额收益,又或者大额赎回费用被计入了基金收益中等。之前写了一篇文章:《指数与指数基金的收益率比较——以沪深300为例》,https:8890498724/112156613,就有几只被动指数型基金收益在5年或8年之中超过了跟踪指数。

但这种超额收益能否维持更长的时间,依然值得怀疑,毕竟成本对收益的侵蚀,也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呈指数级的上涨。博格把这种现象叫做:复利暴行,可见《指数投资的四个维度——以上证指数及跟踪基金为例》,https:/8890498724/114658867。

从长期来看,上述取得超额收益的各种主观或可观的因素,也会趋向均值回归。所以最终成本对收益的侵蚀,大概率会超过这些超额收益,结果使得被动指数型基金的收益,大概率且大比例低于跟踪指数。

之前已经拿跟踪沪深300的被动指数型基金进行了分析,所以这里就以跟踪中证500的被动指数型基金为例,同样来检验看看。

在WIND开放式基金分类中,选取股票型基金——被动指数型基金——筛选业绩比较基准跟踪中证500的指数基金,作为分析的基础数据,并去掉了两个分级基金:信诚中证500分级,泰达宏利中证500。先分析2016-2018年,3年的年均复合收益率之差,要求指数基金成立日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,最终有效样本共20个。

被动指数型基金采用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,这个指标考虑了基金的分红再投资,站在投资者的角度,长期来看,分红再投资比拿现金分红在手更能提高收益率。

中证500指数选择全收益率数据,而未选择净收益率数据,即未考虑分红的税收影响,原因在于:首先全收益率和净收益率均考虑了成份股的分红再投资,同样,站在投资者的角度,长期来看,分红再投资比拿现金分红在手更能提高收益率。其次,自2015年开始,投资A股,只要持有时间在一年以上,股票分红是不需要交税的,而被动指数型基金一般持股时间都较长,大部分成份股会超过一年,因此全收益指数反而更适合作为比较的跟踪指数。

当然,站在投资者角度,这也是为了给基金公司提出更高的要求,而且还有股神巴菲特的标杆作用,在每年致股东信中,他比较的基准就是标普500的全收益率数据。

将指数基金3年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进行年均复合计算,即 (1 + 3年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) ^ (1/3) – 1 ,然后减去中证500全收益率的3年年均复合收益率(公式同上),得到最终的3年年均复合收益率之差。

由表可知,3年年均复合收益率之差为正的有15只,占比75%。这非常难得,说明多数指数基金的收益率超过了跟踪指数。

试着分析其原因,可能来自客观原因,也可能来自主观原因,姑且都认定这是基金经理能力的体现,那么这部分超额收益可能来自于基金经理的择时、择股、择权重(即调整了部分跟踪指数成份股的权重)等。

但这种能力能否持续,尚需要更长时间的验证,所以再来看看5年和7年的情况。

5年年均复合收益率之差,有效样本共10个,其中差值为正的有5只,占比50%,开始降低了。7年年均复合收益率之差,有效样本共4个,差值为正的有0只,占比0%。表明随着时间的延长,指数基金收益率要超过跟踪指数的难度明显增加,大概率会低于跟踪指数。

别小看这一点点年均复合收益率的落后,其实从具体数值来看,对收益的侵蚀程度是相当可观的。以7年年均复合收益率之差排在中间的 广发中证500ETF联接A 为例,年均复合收益率之差是 -1.24%,但这背后是指:广发中证500ETF联接A,7年年均复合收益率 3.22%,7年总收益率 24.84%;中证500指数,7年年均复合收益率 4.46%,7年总收益率 35.72%,那么7年下来,指数基金的收益率仅相当于跟踪指数的 69.53%,也就是说投资者仅拿到了大约70%的收益,失去了30%的收益。

如将3年、5年、7年的年均复合收益率之差 综合一起看,分别取第一名,则3个指数基金分别为$鹏华中证500(F160616)$ ,$500ETF(SH510500)$ , $南方中证500ETF联接(F160119)$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