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官网APP颜强专栏 定律游戏 (《足球周刊》封底)

  职业足球,如果就是由经济环境、市场规模决定的一项游戏,那么被大都会垄断之后,其他城市和地区还如何能参与到这项游戏中来?

  这样的想法,很早就萌生在我脑海里。我印象中,十几年前,《足球周刊》做过一期专题,大概是欧洲首都足球为何表现不够出色,其时皇马不如今日强盛,欧洲各大国首都,伦敦、巴黎、罗马乃至马德里等,国内联赛和欧冠,都没有出头者。不久后,有一年贺岁版,主题是欧洲海港足球,罗列的城市包括利物浦、马赛、巴塞罗那、热那亚、鹿特丹等等。

  首都足球,在欧洲逐渐崛起,海港不少都衰落了,海港城市却大多都保持着活力。但归根结底,是城市规模和经济能量上,大都会支撑大俱乐部,这样的模式,较过往更加明显。

  职业足球是烧钱的游戏,能保持不亏的俱乐部,全球范围内都凤毛麟角。可一切都归结于钱钱钱,足球难道就是如此简单?

  中超赛季临近结束,两支东北的球队降级,辽宁和延边。虽然大连有球队从中甲升级了,但各种分析,对这一个赛季的中国职业足球评点,都会将东北足球的继续衰退,和东北经济环境不佳结合在一起。有竞争力的国内俱乐部,北上广三地,成绩不错的重庆贵州,也和当地经济10%以上的GDP增长联系了起来。

  至少职业足球的残酷和无趣,在这样的集中化态势里呈现了出来。我们每天都盯着欧洲,马德里、巴塞罗那、伦敦、曼彻斯特、慕尼黑、巴黎和米兰,这6个欧洲大都会级别的城市,汇聚了几乎所有的欧洲足球豪门。游离于外的,恐怕只有尤文图斯和利物浦。荷兰的阿贾克斯、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,这20年来竞争力日渐下降。葡萄牙传统三强,如2004年的波尔图,能偶露峥嵘,已经算杰出表现。

  更明确的,是这种格局几乎不可能被打破。改变定局的新晋者,往往也是脱胎于这些核心市场、都会城市的范围内。像曼城、像终于将巴黎插上足球地图的巴黎圣日耳曼。如是的经济决定论,库珀和西曼斯基写《足球经济学》时,提出过一个“欧盟足球”的概念,更是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,将欧洲足球自二战之后的发展,跳出足球和体育之外,进行了一番整理。这样揭示出来的现状,至少在职业足球层面上,成功与繁荣,确实是和俱乐部所在市场、所处城市环境相关的。国际足球还有所不同,南美经济滞后,但国家队仍能和欧洲一竞高下,但职业足球概念里,欧洲,尤其是经济最为发达、社会最为稳定的传统西欧,已经间接控制了拉美足球。

  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小。我能理解大都市球迷,对本乡本土球队的支持热爱,例如那些在日本客场哭泣的上海上港球迷,然而对足球的热爱,不会只局限于职业足球竞技成绩优秀的都市。球迷意义上,延边球迷和上海球迷、马德里球迷,难道能有什么高下区别?可是彼此支持的球队,如果存在高低之分的必然定律,那么球迷之间也不会全然平等了。

  这不是我喜欢的世界,但这可能就是世界的真相。人分三六九等,世有九品中正,我一直觉得体育的存在,是能给这不平的世间,多一点公平和自由,可假如我们每天沉迷其间、沉溺其间的足球,根骨里亦有如此定律,那么浪漫和激情、热血和愤怒,都可能是在一个虚拟世界里被操控的情绪感受。

  我逐渐能理解一些另类的球迷,他们热爱踢球,热爱足球本身,每周都会将能踢上球作为自己的生活重心。但他们几乎不看球,不论视频还是现场。这一类人很少,或许他们已经看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